首页>科教

背影

2020年12月11日 10:39:58 看过:0

字体:

出生入世不过五千多天,盘算下来,却撞见过亿亿万万个背影。

街头巧遇的过客匆匆不曾回眸;路边分别的好友拖着一腔快乐忙忙闯进地铁的入口;驮着大包小包从家乡离开,回首时长辈的佝偻。背影是人生的影子,折射命运的酸甜苦辣,尽显悲喜忧愁。

爷爷总是穿一件漆黑色的小皮衣,体寒惧冷,裹挟着麻灰色的针织毛衣,头戴一顶灰色的绒布贝雷帽,藏起了为岁月折白的花发。出门在外总围着一条棕土色的棉质围巾,看起来古板严肃,很受人尊敬的气派。口中讲的是一口地地道道的浙江话,普通话说得含含糊糊,整一个复古的暮年人。讲话时脸上的皱纹一同律动,眼下的肌肉一眯一眯,又显出一副慈祥有爱的模样。

几年前我与他同游雁荡山,他总是很可爱的,翻着一册旧旧的黄相片,分享从前旁人模糊的往事:爸爸的文章登过报,叔叔擅长的是理科,奶奶为了缝纫机欠下七十元“巨款”。生活明晰地摆在他眼前,过去潇洒,年老后亦是。

夕阳十分,天际无边地狠狠染尽了橙红的色泽。

爷爷走在我的前面,缓缓向坡下走去,留给我一个风衣压紧了的背影,慢吞吞的不失步调,下上的韵律给人渡了一层漆黑,是老者的姿态。忽而前方出现了一瓮翠的潭水,他拍拍脑袋,谨慎地向生机的方向追去。正当我吃惊于他如此的身躯却健步如飞时,浓烈的霞透过重云映透了他的身躯。有点像动漫电影里主角退场的样子,黯黑的剪影配上光芒四射的背景,明明是沧海一粟的模样,却有长江之无穷的气场。金属肩章反射出强烈的光芒又折射出很不一样的生命之感,如跳跃的精灵七彩斑斓的将背影上岁月山河的沟壑拭去,涂上年轻的色彩。古朴老道已而不见,所现只是活力的生机。

从背影之中我见到那时的爷爷强韧的灵魂,然而时代信步向前,时间不曾顾盼,岁月逝去终有时。

二月的浙江下起了盛大的瓷白色的雪,家家张灯结彩,又是小镇沉浸在火花般绚烂的喜悦之中的时刻。火白的小镇掩抑了游子的归思,长青的念望,孩童的欢愉,青年的志向。

我们于傍晚准备离开。奶奶叫我们去挑好带回深圳的年货,爷爷躺在摇椅里笑笑,腿上盖着厚厚的毛毯,手里抚着冒气的暖炉,愉悦地眯着眼睛看着我们。我登时想起那年游览雁荡山他的潇洒。

要离开的时候,他缓缓起身,用右胳膊撑着沙发的扶手显出艰难的样子,踱步到门口慈祥的笑笑又背过了身去。掉在地上的毛毯被爸爸捡起,他抱歉地抿了抿唇。

门外的雪愈发猖狂了起来,似是刻意拦住去路,不愿人别离。惨淡的白雪已然将火红覆灭,天地间原始地茫然起来,不辨五色。

爷爷的背弓起来了,和年轻时穿着警察制服的笔挺差距殊甚,与雁荡之游的生机也不可相比。他穿着那件小皮衣已而泛黄,带尽烟火的气味。他吃力的将腿迈出门槛,一只手搭在门框上,另一只手扶在腰间,终于将腿放出门槛便喘了一大口气,从鼻尖口腔泛出白色的水气,费力走出家门。

父亲眼底泛起一阵酸楚,尽心托出一声:“爸!”流出心底的泪水。

雪下得很深,一步一个脚印,爷爷向外走去,每迈出一步,背影随之颤动一下,膝盖一弯弯,全身用同一个节奏变换着呼吸。雪花一点点一片片洒在黑色的皮衣上,零星的惨淡。那个黑色的背影一点点被雪色吞没。他真的老了,连背影都不堪重负,在一片雪色烂漫中模糊了一生,显尽了岁月,弃掉了洒脱,迎接了自己的暮迟晚年。

我深深地望尽那个背影,脚印在雪中又被覆盖。那天他为了躲避老去,为了逃开别离,在雪中走了一生的漫长吧。

那是我五年间第一次回家探望爷爷。

我很想冲上去抱抱他,也很想像朱自清一般落下泪痕。

但是我的心里不可遏制的震颤了,一道赤光冲进心房,亲情与血缘的系带神奇的出现了。

我们都该多看看那些身披岁月,以年轮为甲的背影主人。固养育之恩,亦固人情温暖。

作者:蔡心若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