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际

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亿美元

2017年05月12日 08:25:01 出处:新京报看过:0进入 CUTV社区

字体:

  5月14日至15日,2017“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论坛开幕式并主持领导人圆桌峰会。

  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畅想,二者共同构成“一带一路”重大倡议。

  商务部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额145亿美元,较2003年的水平增长了超过70倍。

  中巴经济走廊上的“光”与“路”

  2013年,当23岁的中国小伙大卫踏足巴基斯坦的时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同一年出访巴基斯坦。

  在这次访问中,双方签订《关于开展中巴经济走廊远景合作规划的谅解备忘录》,两个月后,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联合合作委员会正式成立,“中巴经济走廊”的雏形初现。2014年11月,中巴共同发布了《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纲要》,在外交学院国际经济学院副教授闫世刚看来,这是“一带一路”推进互联互通实质性启动的第一单。

  大卫的巴基斯坦之旅,是为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在巴基斯坦恰希玛地区建设的压水堆核电站第三期(C3)项目。1993年8月1日,核电站的第一罐混凝土开始浇筑,中国核工业集团作为“送光者”的24年之旅就此开启。在大卫到来之前,前两期工程已经于2000年和2011年投入商运。

  2015年4月,习近平主席出访巴基斯坦,双方将中巴关系提升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时,建立“1+4”经济合作布局,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推进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和产业合作。

  就此,中国拟向巴基斯坦投资460亿美元,其中,涵盖18个能源项目,总投资额达270亿美元,总装机容量为1388万千瓦。在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16个优先实施能源项目的总发电量可达1040万千瓦。

  2016年10月15日,C3正式并网成功。2016年11月,也就是C3并网一个月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宣布将城市日均停电时间由6小时压缩至3小时,农村地区由8小时压缩至4小时。据巴方媒体报道,此次压缩停电时间,主要得益于恰希玛核电站三号机组以及多个光伏、风电项目实现发电,巴电力供应情况出现明显改善。

  “如果要说自豪的话,也确实可以自豪一下。”大卫说。

  目前,除了即将并网的中核工业C4项目,中兴能源巴哈瓦尔普尔光伏电站300兆瓦机组也已竣工,年发电量达4.8亿度,可满足20万个巴基斯坦家庭用电需求。中水电海外投资有限公司与卡塔尔公司共同出资建设的卡西姆燃煤电站项目也完成融资,装机总量132万千瓦的,进展顺利。

  与“送光明”同行的,是“织路网”,能源基础设施和交通基础设施构成了中巴合作的两大落点。

  2013年8月,作为中巴友谊公路G314线的一部分,中巴喀喇昆仑公路奥依塔克镇-布伦口段的公路改建项目启动,历时三年,于2016年10月建成通车,成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国际公路。

  另一个重要的交通设施是瓜达尔港。2015年4月瓜达尔港正式启用,按照设想,瓜达尔港将是中东到中国石油输送管道的起点,这意味着1.2万公里绕过马六甲海峡的运输路线将缩至2395公里。目前,拉合尔轨道交通橙线项目、瓜达尔港建设及配套交通项目、喀喇昆仑公路二期(赫韦利扬-塔科特)等交通项目也在建设之中。

  “中巴经济走廊还可以多投资一些东西。”复旦大学巴基斯坦研究中心主任杜幼康以巴基斯坦的海尔-鲁巴经济区举例,表示可以利用建立工业园区的机会,中资企业利用当地的原料和劳动力生产家电,在当地销售,减少中国直接出口数量。

  中缅“民心相通”在行动

  中国姑娘豆豆的缅甸初体验,是从一年前的密支那机场开始的。“颠簸了近1个小时才到密松营地。”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条国家电投出资修建的公路,以前要走三四个小时。

  豆豆在营地见到过一本名为《伊江水电开发问答》的小册子,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样的小册子会发到当地村民手上,“主要是对村民进行科普,讲讲国家电投在当地进行水电开发的好处,解答疑惑。”

  不同于央企海外“闷声干活”的固有形象,早在2012年,国家电投伊江上游水电有限责任公司就成立了公共事务部,开展对缅各方的沟通工作。

  在项目之外,国家电投方面的“民心”工程也在继续。这一点得到了国家电投伊江公司公共关系部的证实。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家电投伊江方面不仅给移民建房子,也会定期送米送面,建立筷子场来解决当地移民就业。

  豆豆觉得,从硬件来看,移民的生活环境的确改善了。她说,移民主要来自昂敏达村和玛丽洋村,大概2000多人,与之前的茅草屋相比,移民的新房子都是通电的二层砖木房屋。

  豆豆说,除了一些物质的扶持,密松的移民也有自己的医院和学校,都是中方援建的。“客观地说,比起周围不发达的村落,这里的硬件设施的确是好很多,学校还有奖学金。”

  2012年底,中电投伊江公司员工自愿捐款设立了“伊江水电奖学金”,是其在当地长期开展的教育项目。到2015年底,已累计发放奖学金535万缅币,资助优秀学生161人次。

  国家电投伊江公司方面表示,最近,国家电投伊江承担密支那的两所孤儿院“爱之孤儿中心”和“恩典乐园”校舍的修复及建设等工程,于4月28日投入使用,这两家孤儿院的孤儿大多因战乱而失去双亲。

  去年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亿美元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亿美元,这一水平比2003年时的2亿美元增长了70倍,比2013年的134亿美元增长了8.2%,过去三年平均每年增长2.6%。投资额占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的8.5%。同期中国与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为1260亿美元,增长36%。

  以交通基建的重大工程为先导,独具中企特色的经贸合作区成为布局一带一路的一大亮点。

  据商务部最新数据,中国企业目前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20个国家建设了56个经贸合作区,涉及多个领域,累计投资超过185亿美元,为东道国创造了近11亿美元的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

  商务部表示,大力发挥境外经贸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区的载体作用,推动制造业和配套服务业企业抱团走出去并形成产业聚集。

  无论是交通基建还是合作区建设,对企业的资金、技术和规模的要求度比较高,实力雄厚的央企因此也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主力军。

  5月8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来,中央企业积极响应,共有47家企业参与、参股或者投资,或者和这些国家的企业合作共建了1676个项目。

  肖亚庆说,这些年来,中央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的年均投资增长15%,年均销售收入增长4.5%。

  根据《2016-2017年度中国企业“走出去”调研报告》,从投资额来看,国企、央企仍然是“一带一路”沿线投资的主力军和领头羊,但从数量来看,民企在这里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最近三年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企业中,民企占比达到55%。

  上述报告称,从投资领域上看,目前已经形成央企、国企集中投资传统行业,民企在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全面铺开的局面。

  2016年,工程机械巨头——三一重工共有一百余台设备发往巴基斯坦,参与各大项目施工,其中,包括当地PKM高速公路项目建设。“三一设备大量参与‘一带一路’重要沿线国家的建设,我真切感受到三一在国际化战略中所取得的快速发展。”三一重机大客户部副经理辛强表示。

  从三一集团的业绩来看,目前海外市场销售额已经超过公司业绩的40%,其中70%的收益来自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除了广泛布局一带一路,我国也在不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吸引更多沿线国家企业来华投资。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投资新设立企业2905家,同比增长34.1%,实际投入外资金额71亿美元。

  一带一路贸易已超我国对外贸易整体增速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额为6.3万亿元人民币,增长0.6%。同期,我国货物进出口总值24.33万亿元,同比下降0.9%。其中出口下降了2%。

  商务部部长钟山此前表示,这三年多来,中国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规模不断扩大,去年进出口总额已经达到了6.3万亿元人民币,增速超过我国对外贸易的总体增速。

  具体到国别来看,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的俄罗斯、孟加拉、印度出口分别增长14.2%、9.3%和6.6%。同期,对欧盟和美国出口则分别增长1.3%和0.1%,对东盟出口下降1.9%。

  纵向对比来看,一带一路正在成为我国贸易合作的重点地区。2013年6月-2016年6月,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额为3.1万亿美元,占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26%。

  分贸易产品来看,机电机械类产品成为我国向一带一路的重点出口对象。中国对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北非、东欧等地区的进口、出口产品均以机电产品为主。

  由于产品较具竞争力,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顺差额逐渐扩大。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一带一路”建设三周年进展报告,2015年该数字为2262.4亿美元,较2014年增加47.2%,是2011年的16倍;2016年顺差额为2213.7亿美元,较2015年少48.7亿美元,为近年来的首次下降。

  不过,我国在一带一路的贸易合作不唯量,还寻求推进贸易转型升级。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一带一路”建设三周年进展报告,截至2016上半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签服务外包合同金额94.1亿美元,同比增长33.5%。同时,跨境电子商务等创新贸易方式得到了蓬勃发展,设立了一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推动了贸易便利化进程。

  同时,为促进贸易便利化,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正在共建合作平台,包括沿边国家级口岸、边境经济合作区和跨境经济合作区等。截至2016年上半年,我国已在沿边重点地区设立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5个;边境经济合作区17个、跨境经济合作区1个,在建跨境经济合作区11个。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认为,各方应该就贸易和投资便利化问题进行探讨并作出适当安排,消除贸易壁垒,降低贸易和投资成本,提高区域经济循环速度和质量,实现互利共赢。

  新京报记者 张帆 赵毅波

标签: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