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制

华东理工研究生命丧导师参股工厂 涉事教师已刑拘

2016年05月29日 08:39:26 出处:新京报看过:0进入 CUTV社区

字体:

  28日,在华东理工大学徐汇校区附近的一家宾馆内,李鹏的家人仍在焦急地等待调查结果。

  李鹏是华东理工大学研二的学生,5天前,他在上海一家工厂的爆炸事故中不幸遇难,此次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

  据上海媒体报道:23日下午,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共造成近200平方米的彩钢板坍塌,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李鹏的导师张建雨持有事发工厂的股份。李鹏家人及同学介绍,张建雨在上海、浙江等地投资有多家工厂,之前,他曾多次安排学生在这些工厂进行商业研究或实习。

  李鹏的家人及同学质疑,张建雨涉嫌安排李鹏进行中试放大实验,这或是导致事发的原因。

  李鹏的同学介绍,中试放大实验是实验室成果走向工业化生产的一个必须步骤,但其危险程度远高于在实验室中操作的实验,一般而言,如果没有老师指导,研究生不能独立承担此项实验。

  28日下午,华东理工大学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张建雨已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学校正在配合政府部门开展调查。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2007年,学校便明确规定,教师不允许在校外企业进行实质性兼职,个人也不能作为法人开办公司。“张建雨做这种事情,是瞒着学校和学院的。张建雨责任的认定要等待工作组最后的调查结果,如果他确实有违法违纪的情况,学校绝对不包庇。”

  为论文而苦恼的研究生

  从今年初开始,李鹏便开始为论文而苦恼,他希望能尽早完成毕业所需的论文指标——据其同学介绍,按照华东理工大学的相关规定,硕士毕业必须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

  但据一位与李鹏很要好的同学介绍,他的导师张建雨不让他发表论文。

  上述同学说,几个月前,李鹏的研究取得重大突破。他在参考相关文献的基础上,找到一种新的配方,这种配方能使某种现有相变材料的储能得到提升。

  相变材料是李鹏研究的主要对象,它是指一种随温度变化而改变物质状态并能提供潜热的物质。

  李鹏在学校实验室验证了自己的发现。据其同学介绍,李鹏这样的研究发现,已经够得上核心期刊的发表标准,但是大家一直没能看见李鹏的成果。

  这之后的一天,几位与李鹏关系密切的同学发现,李鹏的情绪非常沮丧。他告诉同学,导师让他暂时不要发表(论文)。

  “这实在太意外了”,这位同学说,一般而言,导师都会鼓励学生多出成果,“阻拦”学生发表论文的老师并不多见。

  上述同学分析,导师张建雨之所以不让李鹏发表论文,或许是担心成果公布后,大家都知道这一配方,他的企业也就丧失了先发优势,“张建雨不是不许李鹏发表论文,而是希望其延后发表——在此之前,他希望先在自己的企业实现工业化生产。”

  李鹏的父母也听到了儿子关于论文的“抱怨”。一天,李鹏给母亲打电话,告知其不能发表论文的苦恼:“老师让我别写,但是我如果没有发表论文,肯定不能毕业。”

  “老师怎么说的?”母亲问。

  “他让我别担心,保证我能毕业”。李鹏回答。

  “那老师说啥就是啥。”李鹏的父母让儿子听导师的。

  商人和导师

  在华东理工大学一位学生看来,张建雨“更像一个商人,不太关注学生的利益”。他上过张建雨的课,对其多有了解。

  官方资料显示,张建雨现为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年55岁,1997年进入华东理工大学任教至今。

  新京报记者调查显示,张建雨在上海至少参股两家企业,其中包括事发的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同时,张建雨还参与了浙江一家企业的运营。

  工商资料显示,2015年6月30日之前,张建雨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上述时间后,这家企业的法人变更为张建军。多方信源显示,张建军是张建雨的哥哥。

  多位华东理工大学的学生介绍,“他投入很多精力在企业上”,和学院的其他老师相比,张建雨发表的论文较少。对自己带的学生,也不像其他老师那样上心。

  一位同学说,张建雨给学生开的工资或者补助比较低。

  因为要帮助老师做项目或者完成课题,研究生一般都会从导师处领取到每月300元到500元不等的补助,“张建雨一般给300元,比其他导师都少一些”。

  李鹏有一次告诉同学,有客户到张建雨的企业洽谈业务,张建雨让李鹏帮忙接待,并陪同吃午饭。当天的花销是李鹏自己掏的,张建雨说要报销,但这笔钱一直没能兑现。

  李鹏没有将这些烦恼告诉父母,在每个星期都和母亲的通话中,李鹏只是说自己太忙,每天都要做实验,“几乎连洗衣服的时间都没有”。

  这位身高将近一米八的男孩告诉母亲,因为没有时间,他辞掉了一份家教——此前为了勤工俭学,他找了两份家教的工作。

  李鹏的姐夫介绍,从前年来到上海读研究生之后,李鹏便开始在外面兼职赚钱——家中因为翻修房子,以及父母身体不好,至今还欠有外债,从今年开始,“他便没再从家里要钱,在上海的所有开销都是他自己赚的。”

  危险的“实验”

  5月23日上午,有同学看到李鹏“上了导师张建雨的车”。当天下午,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发生爆炸,李鹏和另外两个人在事故中身亡。

  至于李鹏经历了什么,尚待警方调查。但其家属怀疑,李鹏可能被导师要求进行了一次中试放大实验。

  他们的信源来自李鹏的同学——这位同学接受警方调查时,听警方说起了事发经过。当时在事发现场,除了李鹏之外,还有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的三位工人,其中一个工人中途嫌气味太大,出门透口气而躲过一劫。

  这位同学转述工人的说法:现场有3个装有化学试剂的桶,每个桶重20公斤,每个人负责一个桶,下面加热,上面搅拌,在搅拌的过程中,爆炸发生。

  但此说法尚未得到上海警方证实。

  据公开资料,所谓中试放大是指在实验室小规模生产工艺路线打通后,采用该工艺在模拟工业化生产的条件下所进行的工艺研究,以验证放大生产后原工艺的可行性,保证研发和生产时工艺的一致性。

  李鹏的上述同学介绍,在实验室进行的实验都是几克级,如果20公斤说属实的话,那就放大了成百上千倍,危险系数也就相应地增加。

  “研究生没有做这种实验的必要”,上述同学说,除非导师要求,研究生一般是不会去做中试的,因为实验室的数据足够发表论文。

  李鹏的姐夫认为导师对此次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到了事发现场,发现事发工厂和一般作坊相差无几,设施非常简陋,而且没有看见有安全保护装置。

  “导师对这种实验的危险性肯定是清楚的,他为什么没有在现场指导?工厂的安全措施在哪里?”李鹏的姐夫说。

  27日晚,华东理工大学通过其官方微博通报称:对李鹏的不幸遇难,学校深感痛心,并已成立工作组,做好学生家属的慰问、接待和服务工作,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开展事故调查。

  28日下午,华东理工大学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2007年,学校曾下发《教师校外兼职活动的暂行规定》的通知,教师不允许在校外企业进行实质性兼职,个人也不能作为法人开办公司。

  上述负责人表示,学校和学院并不知道张建雨在校外开办或者参股企业,他的工厂和学校没有关系。“张建雨责任的认定要等待工作组最后的调查结果,如果他确实有违法违纪的情况,学校绝对不包庇。”

  事发当晚10点左右,李鹏的姐夫跟张建雨有过一次对话。此前,听闻妻弟出事的消息后,他和老婆轮流拨打李鹏导师张建雨的手机。

  “出事了”,张建雨告诉李鹏的家人。

  “到底出什么事了?”李鹏的姐夫急切地问。“这个事纯属意外”,张建雨回答。随后,张建雨表示他在派出所不方便,然后挂断了电话。

标签: